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配资资讯 » 正文

[股票杠杆公司]虚拟货币泡沫破了 韩国年轻人“炒币”梦碎

  虚拟货币泡沫破了

  韩国年轻人“炒币”梦碎

  韩国“全民狂热炒币”

  金基元一直有事瞒着父母。

  今年27岁的他和父母住在一起,他没有告诉他们,自己曾加入“炒币”大军,一度凭借买卖加密货币赚得盆满钵满,每月能挥霍上百万韩元(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7.8元)。他辞掉工作,四处借钱以扩大投资,希望能赚钱买房。

  他也没有告诉父母,如今自己赔得血本无归,损失可能达到数千万韩元。

  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金基元坐立不安,双眼隐藏在蓬乱的头发后面。“人们管这个(炒币)叫赌博,这不公平,但我承认,期货配资,他们说的多少有点道理。”他坦言自己痴迷加密货币。

  韩国千禧一代中,有不少像金基元这样的人。他们的人生道路看似已被锁死在社会底层,但他们不甘心,拼命去尝试任何可能改变命运的方法。尽管加密货币市场的泡沫已经破裂,数不清的年轻人为此负债累累,很多人仍然不愿放弃希望。

  英国彭博社报道称,韩国是世界第三大虚拟货币市场,仅次于美国和日本。区块链数据库服务商Messari的数据显示,今年1月有价值68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在韩国被交易。无论是著名的比特币,还是其他名目繁多、鱼龙混杂的虚拟货币,韩国人都趋之若鹜。

  在虚拟货币泡沫的巅峰期,美国和日本也曾兴奋不已,但都没有韩国那么狂热。2017年11月正是虚拟货币行情最好、泡沫最大的时刻,当时一枚比特币在韩国的价格达到1万美元,比在美国还高;韩国人口是美国人口的六分之一,但以韩元进行的以太币交易额与美元进行的不相上下。据韩国《中央日报》报道,2017年冬天,全球最大宗的比特币交易有三分之二发生在韩国。

  全韩国都为加密货币狂热,连咖啡馆都打印自己的数字硬币。该国一家全国性电视网络制作了真人秀节目《区块链大作战》(Block Battle),来自世界各地的加密货币开发团队在镜头前比拼开发技术,最终,名为“泡菜动力”的参赛者夺魁。

  今年2月初,一群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相聚首尔,参加一种新型虚拟货币的启动仪式,其中包括78岁的崔外秀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他损失巨大,但面对2017年兴起的虚拟货币热,他毫不含糊地从仅剩的1.8万美元积蓄里掏出四分之一来炒币。

  “我错过了比特币的大好行情,现在有了新的机会,我得牢牢抓住。”崔外秀笃定地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“其中一些可能是骗局,但就算有风险,数字货币的价格至少能在其生命周期的中段上涨一波,所以说,炒币还是有赚头的。”

  “韩国人普遍对自己的社会阶层不满”

  总体而言,引领“炒币狂潮”的主要是金基元这样的千禧一代,其中很多人自称“土勺子”:含着金勺子、银勺子出生的是幸运儿;含着木勺子出生的人家境不错。对口含土勺子出生的倒霉蛋来说,虚拟货币似乎正是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  韩国招聘公司Saramin的调查显示,该国三分之二的工薪族在2017年12月前投资过加密货币,其中80%的人介于20岁到40岁之间。

  “对普通的韩国年轻人来说,机遇不多。”23岁的金含圭对《纽约时报》说。她毕业于职业学校,现在是一家电子书公司的兼职软件开发人员。和金基元一样,她也住在父母家。做办公室工作之余,金含圭在甜甜圈店打工,晚上通过网络学英文。

  起初,金含圭靠炒币赚了不少钱。她花了几百万韩元给自己和母亲添置漂亮衣裳,梦想着有朝一日靠炒币的利润开家咖啡店。然而,最终她回到了原点。“投资比特币亏钱的时候,我觉得很丢脸,因为我好几次贪心不足,指望一夜暴富。”即使亏成这样,金含圭仍然想继续投资,“毕竟,我没有其他方式能挽回损失。”

  韩国一些年轻人的生活充满了压力与挫败。想获得成功,要么去当公务员,要么设法挤进控制着国计民生的财阀企业,比如三星、现代和起亚。但要迈过这些公司的门槛,得先考入为数不多的几所顶尖大学,这使得韩国的升学压力在全亚洲堪称第一。

  韩国的收入不平等同样冠绝亚洲。在韩国,虽然整体失业率为3.4%,但青年失业率高达10.5%,过去5年间几乎一贯如此。惨淡的现状令韩国出现了“三抛一代”,他们不谈恋爱、不结婚、不生娃。

  “韩国的社会结构是加密货币盛行的一个重要原因,韩国人普遍对自己的社会阶层不满。”25岁的助理记者云耀汉告诉美国科技媒体“The Verge”,他在以太币上投资了400美元。

上一篇:[股票杠杆吧]大盘 K线技术走势图如何看
下一篇:[融资融券炒股]炒币危险!虚拟币交易所员工解密有团队专职“拉盘砸盘”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